国外媒体

家长陷入中国式教育焦虑 上演“宫心计”

2021-03-24 01:45

新年伊始,上海家长杜芳就接到了儿子的班主任发去的微信,告诉自己孩子一模成绩不理想。杜芳马上陷于情绪不时地打电话咨询辅导班,欲亲朋好友引荐家教老师。   但邻近期末考试,好老师“奇货可居”。“家长之间都玩游戏‘宫心计’,相互说道我们孩子没有请求分开的一对一老师,只不过暗地里都有。”杜芳很不得已,现在好的家教老师沦为了香饽饽,大家都扯在手里,“却是孩子之间是有竞争关系的。”   据理解,上海普通高中的录取率约在55%左右。家教O2O平台用力家教家长社群负责人柏杰说道:“2015年上海普通高中的录取率是69%,这早已是较为低了,很多时候录取率约将近这么低,考不上的孩子不能读职中”。   虽然近几年国家大力提倡职业教育,在大部分中国家长的传统观念里,仍然指出考取正规化的高中、本科院校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   这份情绪甚至早已从初中蔓延到了小学。家长和孩子一上小学就开始“压力山大”。

家长陷入中国式教育焦虑 上演“宫心计”

  “我们入学的第一次家长会,老师就说道了对口的中学是个普通中学,连中等都算不上,所以不能回头择校这一条路了。”家长张凯说道。   自从孩子上小学,张凯就尤其“害怕”微信家长群听见,“老师一说出就紧绷,生怕自己的孩子考试又敢了。”   在教育培训行业扎根了二十几年,用力家教的创始人刘常科回应,中国教育现状是面临升学压力,家长很情绪,学生很伤痛。“这些情绪和伤痛只有通过现实的陪伴才能解决问题。”   他所说的“陪伴”来自于机构的补习班或者一对一的家教。   但目前一些大品牌补习社机构人满为患。李云娜为了给孩子报某补习社机构,四处去找关系,最后才获得一个名额。“原本只告诉上学要托人,现在早已发展到补习社也要托人了。”在她显然,几万元的补习社酬劳早已远比个事了。

家长陷入中国式教育焦虑 上演“宫心计”

“能获得名额都要庆典了。每次要去补习社往返要两小时,时间成本比金钱成本更大。”   家长王颖欣则是通过小区朋友的讲解寻找了一个口碑很好的家教老师。“人家的孩子毕业了,才尼克把老师讲解给我们。小区的很多家长都要抢走这个老师,我还特地去找她几次,最后才讲解给我们。”   而这个费尽心思“抢走”来的老师显然很有一套,迅速取得孩子的信任。王颖欣坦言,补习社了将近一学期后,孩子的自学有极大的变革,很多家长又来打探。“我不能跟她们说道没请求老师,都是孩子自己希望的。只不过还是有点私心的,而且人家老师也没有时间相接这么多学生。”   她也实在,这背地的竞争就像一部宫斗剧一样,“但家长也是不得已的自由选择。”   作为国内首家转入资本市场的昂立教育创始人,有为教育培训之道的刘常科指出,互联网+时代或者可以落幕这部家长“宫心计”。   “像用力家教这样的家教020平台,不但是可以智能给定老师,在老师教学后有家长现实的评价,可以显现出这个老师的情况,家长可以享有权利的选择权。”   他指出互联网+时代的O2O产品是去中介化、便利化的产品,这将转变以往口口相传,互相讲解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