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媒体

轻轻家教刘常科:烧钱没有价值 轻轻要做“长跑选手”

2021-02-14 01:45

中新的上海网11月26日电 对于O2O来说,2015年很戏剧,从繁盛到寒冬或许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从2014年开始,移动互联网或许就出了风口上的猪,从微信到睡觉甚至到生活消费,O2O拼命的火了一把。  这把火某种程度烧到了教育行业某种程度被这股风起。有人说道,2014年是教育O2O愈演愈烈的元年。2015年上半年,教育O2O这片极大的蓝海仍然更有资本市场的大量涌进。  而这一切繁盛到了下半年,或许再次发生了错综复杂的变化。9月底,家教O2O平台“老师来了”融资告终资金链脱落宣告破产。  一时之间,舆论从繁盛到茫然,教育O2O遭到批评,这个新兴模式究竟是洪水猛兽还是对行业的政治宣传创意?  在目前家教O2O疯狂的几个产品都在今年获得了不少的融资,其中用力家教回头的最慢,相在2015年上半年,用力家教很快跑到了C轮,获得多达1亿美元融资,沦为唯一获得C轮的产品。  虽然融资速度快速增长,但是“不差钱”用力家教并不想以烧钱模式抢占市场。用力家教的创始人刘常科指出,教育行业必须溶解和累积,即使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也不是一个可以快跑的产品。  “烧钱对教育O2O行业并没价值。”刘常科的观点是、教育O2O与滴滴微信、吃饱了么这类生活服务类O2O并不一样。  “滴滴这种模式是高频、低价、服务标准化的。但是教育行业O2O是低频、高价和非标准化的,家长必须渐渐拒绝接受和适应环境。大规模的烧钱模式并不合适教育O2O。

轻轻家教刘常科:烧钱没有价值 轻轻要做“长跑选手”

”  作为国内首家转入资本市场的昂立教育创始人,用力家教早已是刘常科的第二次创业,目前传统教育培训行业不存在三个难以解决的痛点。  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自学是个伤痛的过程,除了少部分学霸型的学生,大部分学生是被动自学的。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说,对孩子寄予厚望,却无法参予教学,无法自由选择老师,经常充满著了无力感和焦虑感。  而对分担教学任务的老师而言,痛点在于学生家长所收费的收益大部分被培训机构取得,老师仅有能从借此获得30%左右。这种不受雇用的模式缺少积极性。  而用力家教可以解决问题这三方的痛点。“虽然我们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产品,但是我们并不是只有线上,实际的教学过程依然是返回线下。”刘常科指出,与线上教育比起,返回线下的面对面自学可以解决问题学生自学意愿。伤痛的自学过程必须现实的陪伴和解读,不是非常简单的面临电脑手机取得科学知识。  而通过信息半透明的移动O2O家教平台,家长可以方便快捷给孩子自由选择老师。通过平台教师接单拜托了机构的束缚,自雇用的模式让老师取得更好的报酬,能调动教师的积极性。  为了反映教学质量,用力使用了跟淘宝十分类似于的评价体系,在老师课时已完成后,家长会给他一个评价,老师也不会对此这个评价。  但是针对这种模式的争议或许未曾中断。网上广为传播的一篇文章是熊猫资本李论的一篇文章,“为何我不寄予厚望‘用力家教’模式?”。李论最主要的观念指出在教育领域好老师难找,好老师供应严重不足,并且好老师不一定不敢上这个平台。  这完全是批评教育O2O模式的广泛观点。但是在刘常科的理念中,对好老师的定义仅有逗留在班级教学的层面上。在一对一家教的领域,我指出好老师是合适学生的老师,也可以说道对于个体差异相当大的每个学生来说,只有合适的老师并没一个统一标准的好老师。”  他指出,补习社机构的班课教育依然是逗留在对学生技能提高的层面上,但是实质上,特别是在是在中小学教育领域,要解决问题的首先是学生的自学意愿。“我们坚信,教育就是指转变关系开始的。一对一的老师可以更佳的跟学生交流,这种交流并不是几乎传授技能的,而是可以跟学生创建信任和解读,转变的是自学的意愿。”  9月“老师来了”破产堪称引起了乐观理论,刘常科指出,如果教育O2O仅有是非常简单获取信息的给定很难存活。用力家教使用的是TT2F模式,即在家长和老师之间成立一个专职的专业助教。这个助教可以沦为家长和老师之间交流的桥梁。  他指出,教育O2O并不是只有信息中介,教育的产品是包括咨询服务和教学等的整体包服务。  除了这种专业助教,用力家教模式对用于其平台的老师获取更好的服务,还包括正式成立了权利教师公会,给老师获取教研反对,培训和反对权利老师群体活动。  备受批评的还有给用于平台老师的“补贴”,这完全早已沦为不差钱的教育O2O行业的潜规则,在平台带给使用量后,老师可以借此取得补贴。

轻轻家教刘常科:烧钱没有价值 轻轻要做“长跑选手”

其中另一款教育O2O产品“可怕教师”给的补贴尤为可怕。课量多的可怕教师每个月能领取的补贴就多达万元。  用力家教亦是仍然给平台教师派发补贴。刘常科称之为,这并不是一个“烧钱”不道德。放补贴只是为了培育用户习惯,也是为了信用体系的创建。  刘常科透漏,用力家教给老师的补贴并不低,每个教师能获得的补贴仅有500、600元。  刘常科将其定义为一个市场推广不道德。“这个钱我们期望希望教师在平台创建起自己的信用体系,这却是是以后家长选老师和老师接单的重要依据。”  权利教师杨桂东现在不补生源,但是他大力重新加入了用力家教的教师平台,并且拉上了很多同为权利教师的同行重新加入。  “现在我是不补生源,但是互联网时代,以后认同要倚赖这种平台。”杨桂东说道,预计最多两年,权利教师们都必须通过移动互联网接单。“现在早已无法再行依赖家长口口相传了。”  对于可观的权利教师群体,必须O2O平台也并非只有生源的市场需求。奥数权利教师陈国栋最重视的是教研反对。“在教教奥数的过程中会有稀奇古怪的解题方法没有人可以交流。”他积极参与到用力家教的权利教师公会,风雨无阻的参予用力家教获取的培训。  享有可以长年运营的商业模式和大笔的融资后,马拉松爱好者刘常科在现在的资本寒冬下并不生气。“用力现在不生气,我们是长跑,做到教育无法生气。